药研夫人_

自娱自乐,永远在消失

“一年A班的爆豪胜己同学——”

“你朋友绿谷出久”

“给你带了你最爱喝的旺仔牛奶——”

“旺仔牛奶——”

“牛奶——”

歌仙真是操碎了心

离别

我总有一天会离开的。
我就任审神者已经十年了,这十年没做出什么丰功伟绩,但好歹也算兢兢业业了。
走出本丸大门的那一刻,我的双手似乎有点颤抖,我想跑回去拥抱他们任何一个人,笑着告诉他:“吓到了吧,我没走”
我特意挑了一个清晨出发,这个时候本丸的大家还在睡梦中。其实我也想让他们来送我一程的,可又不愿意他们看到我怂了吧唧的样子。
眼前是一片新绿,路边还有许多不知名的野花,已经春天了吗?本丸的季节变换随心,大家都选择了夏季,所以我和他们一起渡过了十年的夏。
我随手摘了朵野花,送给了身后的大俱利伽罗。不知道他什么时候跟上我的,既然他来了,那么其他人应该还不知我离开这件事。
“真的走了么”
“真的该走了,你知道的”
十年的就任期已经是时之政府的底线了。
大俱利伽罗没有再说话,我认真向他道别后,并要求他不要再跟着我了。
他确实没有跟上来,只是拿着花在原地站了许久,我一转头就能看见他。直到我看不到他的时候,我知道他还在原地。
我告诉自己不要再不舍了,每往前踏一步,就得忘记一点关于他们的故事,可我艰难的走了一百步都忘任何不了一点。
那就这样吧,再见了大家

本丸大门外
“长谷部我求求你放我进去呜呜呜,我再也不去梦之咲学院做什么转校生了呜呜呜....嗝儿...我错了”

门后的长谷部看着审神者哭的这么惨,也有些心软,松口道:“除非您诚心悔过,不然不会放您进来”

“我真的知道错了呜呜呜我诚心悔过,长谷部放我进去好不好(ノД`)”

三天后长谷部收到来自审神者的一封信。

给最最最好的长谷部:
我去食之位面兼职御主啦,长谷部不要担心,三天后就回来哦~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你的审神者

读完信的长谷部一言不发地换掉了本丸大门的锁。

明月

江上的清风,山谷的明月。
怎么到处的是晓星尘的影子?真烦。我薛洋....算个什么!烦!
金光瑶和薛洋在小舟上喝酒,两人不知不觉喝到了深更半夜,仗着湖中无人,便由着小舟满湖晃荡。金星雪浪袍沾上了劣酒,只是颜色深了一层,就着月亮看清楚。
金光瑶拍拍薛洋的脸,又指着天上的月亮道:“你看那月亮,像不像是晓星尘?哈哈哈”
薛洋有点生气,拿着酒壶往金光瑶身上砸。小舟晃了晃,薛洋的酒出了一半,他也不在意,仰头喝掉了。
“我......不认识晓星尘,我杀的人那么多......谁记得什么晓星尘......”薛洋从金光瑶怀里抢过酒坛,举着酒坛喝酒。
金光瑶轻笑:“我也杀了好多人,你看,他们都在我周围笑”金光瑶醉醺醺的指给薛洋看他杀了多少人,一个、两个、三个......数着数着,金光瑶拔出剑来毫无章法的舞,纯粹的发泄。
薛洋眯着眼看见金光瑶的手在颤抖。小舟被金光瑶用剑坎坏了,薛洋抱着最后一坛酒两三下跳到岸边。直直的走进了深秋的夜色中。
山中寒气更甚,薛洋穿在身上的单衣早就湿了,他却不怕冷似的挑了最高的树,坐在树枝上吹冷风。
四下无一点响动,薛洋就静静的望着月亮。今日是满月,周围一颗星子也没有,单一个大月亮挂着,孤孤单单的。
薛洋心想要是晓星尘也挂在天上,就没人去看月亮了。清风明月的晓星尘多好啊,像夜明珠一样,是谁都的喜欢宝贝......
晓星尘......晓星尘......晓星尘啊.....
薛洋就这么想着想着睡着了,江上的清风和山谷的明月轻轻路过他,带走了酒香。
江上的清风、山谷的明月从来是都留不住的。

一个神经病的想法
刀剑男士出去修行三天,这三天中他们会遇到极化的自己,如果在三天内打败极化后的自己,就算修行成功,可以回到本丸。但如果输了,那么会死在修行之地,将由极化后的那位代替自己回到本丸。随着极化的刀剑男士越来越多,本丸的气氛边的越来越凝重,大家不约而同的沉默着。同时又互相猜疑、试探....
代替修行失败的刀剑男士回到本丸的那些人到底有什么目的?本丸的手入室上为何有大量血迹?敬请收看《走进科学——本丸疑案》

土方组

“兼先生,啊~”
堀川国广手里拿着勺子,试图让和泉守兼定张开嘴。
和泉守兼定皱眉:“你这家伙,我要自己吃”说罢,便去抢勺子。堀川国广当然不可能让兼先生拿到勺子。
“兼先生,啊~”
兼先生要乖乖听话才好。
堀川国广不肯放弃,举着勺子一言不发,只是盯着和泉守兼定。
突然安静了
滴答,滴答
和泉守兼定终于妥协了,那家伙那样看着自己,就纵容他一次好了,于是不情愿的张开了口。
堀川国广心满意足的把食物喂给和泉守兼定后,问道:“兼先生,甜不甜?”听见了和泉守兼定从喉咙里发出了一个模糊的“嗯”的音节,堀川国广幸福的抱着他的兼先生,笑的很开心。
兼先生...真好...
和泉守兼定永远看不到堀川国广在他的背后,露出了怎样的眼神。

和泉守兼定:“我,和泉守兼定,打钱”
堀川国广:“好的兼さん,马上打给你,兼さん在外面怎么样了,今天午饭吃了吗,晚上想吃什么呀”
和泉守兼定:“......”
堀川国广兴奋.jpg

非审:“我,你的阿鲁基,打钱”
大和守安定拔刀:“主上您刚刚说了什么?我有点听不清哦”
非审:“哦,没什么,就是安定你今天这可爱呢,哈哈哈呵呵”
加州清光:“安定,你还有零花钱么,我想买万屋新出的指甲油”
安定掏出钱袋给清光:“给,记得下个月还啊”
加州清光:“知——道——啦”
非审:汪

政府对刀剑男士进行了义务教育

一期一振是非审肝秃了才出现的,所以并没有接受义务教育
于是

五虎退:“一期哥,这、这个单词怎么读?”
一期:“......”
乱:“一期哥,一期哥,数学好难啊,教教我好不好?”
一期:“......”
秋田:“一期哥,我不会写物理......”
一期:“......”突然文盲

后来一期一振开始努力学习,成了一位有知识有文化脱离了低级趣味的成功人士
爱好是给藤四郎们讲解五三
众藤四郎:“把真正的一期还给我们”
某匿名人士鲶x藤四郎表示要去捞一振新的一期
但被非审强力否决,因为要养肝